您所在的位置:星辰在线 > 资讯-频道 > 能不忆父亲
能不忆父亲
http://news.changsha.cn | 2012-03-29 15:59:7 星辰在线 | 复制链接
订湘江手机报,大事趣事绝不漏掉。编辑短信XJ,移动用户发送至10086,联通、电信用户发送至1062892211,3元/月。

谭谈

    父亲走了。一个生命终结了。他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的物质财富。连他自己居住的几间瓦屋,都是他的父辈、祖辈留下来的。然而,他磊磊落落地做人。他用晶亮的品格,为我们民族传统美德之大河,补进了一滴小小的水。这滴小小的水,何尝不是留给我们后人的巨大财富。

    不觉间,父亲远行六年多了。
    父亲,人类生命链条上的一个刚栓;父亲,世间亲情辞海里的一个叹号!
    记得那一天,父亲躺在那张古朴的木床上,吃力地伸出一只干瘦的手,像是在向我招手,又像是在向我挥手,更像是挣扎着要紧紧抓住这个他生活了八十六年的人间,不想离去……
    这只手臂,化成人生的一个叹号,沉甸甸地凝固在我心灵的深处。
    2001年3月,一向身体硬朗的父亲,忽然中风瘫痪。我们把他从这个医院送到那个医院。最后,在他的要求下,我们又把他送回到花山岭下。花山岭,是涟源乡下一座长满茅草的石山。八十六年前,他的父母,在这里把他接来人间。如今,他以老父亲、老祖父、老太公的身份,在这里告别儿孙,离开人间,化作花岭山下的一把泥土。
    我常对别人说,人生是一部书。这部书,是厚重,还是轻薄?
    父亲是一个凡人,平凡得连人世间最小职别的小组长都没有当过。然而,人生的意义,人生的价值,不在于他担任过什么职务,而在于他做的是什么样的人。
    朝朝代代,一代一代的人结束了他们的生命。一代一代的人也总结了他们做人的经验:助人为乐,成人之美;诚以待人,严以律己;刚正不阿,疾恶如仇,光明磊落……这一切前人的人生美德,酿造成了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的优良传统。
    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,又养育一代一代炎黄子孙,自然也养育了我的父亲。
    我的父亲,是个磊落的人。在“官”人面前,不唯唯诺诺,溜须拍马;在强人面前,不缩头缩脑,骨头很硬;在弱人面前,不仗势欺人,富于爱心。我到省城工作以后,他每次到这里来,不外乎是两件事:一是带人来看病;二是帮人来告状。他只念过四年书,由于他的好学,写得一手好字,文笔也流畅,作一些应用文,如“状纸”之类,得心应手,是乡间有名的“秀才”。谁家有了冤情,有了委屈,都找他。他从不推辞,总是热情相助。他为我们那一方乡亲们的冤情,找过我的老领导、时任省检察长马纯一,找过副省长王向天,找过一个一个的县委书记、地委领导。乡亲中的一些冤情,硬是一次一次奔波中引起了上级领导的重视,得以洗清。一个一个欺弱的“强人”,得以惩治。记不起那一年,我们乡里的一位教师挨了乡党委书记的打。教师,是乡间的文化人,他自己一次一次向上级领导写信,告状这位乡党委书记,都没有引起上级领导的重视。这时,父亲站出来打抱不平了。一年教师节前,他向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写去一封信。很快,耀邦同志办公室作了批示将信转下来了。于是,一个调查组下来了,这位乡党委书记终于受到了处分。
    他疾恶如仇,更以助人为乐。对乡间的公益事业,热情如火。有一年,村里要修建学校,他除自己尽力捐款外,还特意与村里几位退休干部、退休教师合计,联名向学校所在地几个村在外地工作的乡人写信。信末,别人署名前都冠以退休干部或退休教师“头衔”。他呢?一介农夫,没什么可“冠”,便灵机一动,冠了一个“知名人士”。他带着这封信来到长沙。晚上。住在我家,白天则去找我们那一带山乡在长沙工作的老乡认捐,最后,他开口要我捐款。他没有拿信给我看,但我还是看到了。当看到他冠的那个“头衔”,我不禁哑然失笑。但,过后细细思量:老人的这份天真,不正好彰显出他的一片真诚吗?就说这“知名人士”也没有大错。人“知名”与否,是相对而言的。有些人,是世界知名人士;有些人,是全国知名人士;他,在我们那个村里,你能说他不知名吗?他是全村知名人士!
    学校盖好后,他想请颜家龙先生为学校写一个校名。我一听,懵了,说:“你带了多少钱,来?”他摇摇头。我说“家龙先生的字要好几百元钱一个哇!”他说:“钱,我可没有。但是我已经找了他,他写了,没有要一分钱。”从此,他每次到长沙来,都要到家龙先生那里去。一个农民与一个书法家,成了好朋友。他只念了四年书,却写出了一首七律诗,交家龙先生,要家龙先生写出来。家龙先生是解放前的大学毕业生,国文功底很好,看了父亲写的诗,指出几处用词不妥,要改。父亲的脾气很“倔”,不接受家龙先生的意见。家龙先生呢?也“倔”。你不同意改,我就不写,两人憋了一肚子劲。最后父亲只好妥协改了,家龙先生马上就挥毫写出来了。末了,交给父亲一封信,说:“你到这个店子去裱,他们不会收你好多钱的。”果然,他花很少一点钱,就把这幅书法作品装裱好了。
一天,老作家任光椿先生打电话给我,说是我父亲要他书写一首诗,已写好,要我父亲
去取。什么时候父亲又找任光椿先生书写他浅薄的诗去了呢?原来,他在跟同乡作家萧育轩先生一次闲谈中,育轩先生告诉他,任光椿先生不但写得一手好文章,还写得一手好字。回来他便做了一首诗——权且让我叫它做诗吧——寻到任光椿先生家里去了。光椿先生是大学问家,对父亲这“诗”做了“润色”,改了几个字。他到光椿先生家将“诗”取回来一看,脸色大大的不悦。随即找来小刀,将光椿先生改动的几个字从宣纸上“抠”了下来,自己写一个字补上去。好端端的一幅书法作品,被他“破坏”了……我真不知道这是他的优点呢?还是缺点?
    一晃,二十年过去了。当年盖的石泉学校,又开始破旧了。一些教师需要维修,学校的规模需要扩大。为学校的扩建,他又开始奔忙了……然而,谁能想到,学校扩建工程尚未完工的时候,一向身体硬朗的他,却被病魔击倒了。我眼前又浮现出了他那只抬起的手臂。那不是明明在说:我不能走,学校还没有盖好哇!
    谁又能抗拒这大自然的规律呢?
    父亲走了。一个生命终结了。他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的物质财富。连他自己居住的几间瓦屋,都是他的父辈、祖辈留下来的。然而,他磊磊落落地做人。他用晶亮的品格,为我们民族传统美德之大河,补进了一滴小小的水。这滴小小的水,何尝不是留给我们后人的巨大财富。
    远行的父亲,你走好哇!

120887

  美文抢先阅

  1.序-刘鸿伏

 

  2.我的父亲母亲-谭仲池

 

  3.能不忆父亲-谭谈

 

  4.我的崇拜-彭见明

 

  5.我的爷爷奶奶-王跃文

 

  湖南长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编
  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
  价格:28.00元
  团购热线:0731-86458889
  全国新华书店、当当网、弘道图书城、长沙售报亭均有销售

(稿源:星辰在线)
(作者:)
(编辑:黄晓莉)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
相关新闻
·爷爷奶奶 2012.03.29

·我的崇拜 2012.03.29
TAG:寄往天堂的一封信;长沙;清明节 寄往天堂的一封信;长沙;清明节

版权声明(点击进入)
①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书面授权星辰在线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所属系列媒体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权利人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星辰在线”或“来源: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”。否则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星辰在线”或“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”的作品均为转载稿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誉权等问题,敬请立即通知我们,并提供真实、有效的书面证明,我们将在核实后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。
联系方式:星辰在线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:0731-82205980 传真:0731-82205938
附:长沙晚报报业集团系列媒体:《长沙晚报》、《星辰在线》、《湘江手机报》、《知识博览报》、《娱乐快报》、《品周报》、《浏阳日报》、《学生·家长·社会》杂志、《晚报文萃》
 

星辰民声站 更多
投 诉 咨 询 表 扬 建 议
拍案惊奇 更多
玩转长沙 更多
新闻视野 更多
社区精选 更多